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年探索

诗文书画我独创,苦辣酸甜君自知。

 
 
 

日志

 
 
关于我

李桂朵(笔名李桂铎),高级研究员、作家诗人、书画家。《世界名流》、《世界三农》、《社会决策》、《世界网络作家协会》创始人,总编辑。传记见《世界华人突出贡献专家名典》。代表作:《中国三农经济科学发展战略研究》、《企业发展战略研究》等。其宏观决策涉及经济政治、科技三农、企业市场、文教卫等广泛领域,具有超前决策意识,多次被三代最高领导层反复借鉴采用。

网易考拉推荐

李桂朵:社科图书大跌价报告  

2013-05-04 16:08:05|  分类: 决策探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桂朵:社科图书大跌价报告 - 李桂铎 - 百年探索
 
李桂朵:社科图书大跌价报告 - 李桂铎 - 百年探索
 
李桂朵:社科图书大跌价报告 - 李桂铎 - 百年探索
 
李桂朵:社科图书大跌价报告 - 李桂铎 - 百年探索

       书市一瞥:昨日入超市,归来喜盈盈。大量社科书,降价你心惊!俺舍命掏腰包一下子购买了33本社科类图书,大多是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正宗版本宏观经济管理类图书,只花了大约相当于其中一本图书定价的价格,降价使人惊醒。图书市场的萧条零落和经营不景气状况以及经销商的大手笔和果断决策不能不发人深省。图书跳楼价,降到你心惊,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有如下几点:

       一是高处不胜寒。社会科学类特别是宏观经济管理类研究类图书本来就是比较高深的理论类别,可操作性不强。能够关注或者深入探讨的人并不多,出版的数量要慎重,作为购买顾客来说这可能就是泠门。即使降价降到比卖废纸还低的程度也无人问津,或者问津者寥寥无几,此时此刻,购买者非我莫属。

       二是钱币不胜用。近些年来图书定价过高,有些离谱。而那些真正搞学问的人又往往囊中羞涩,口袋缺钱,购买力低下。所以,很少有人掏自己腰包去购买那些对国家决策有借鉴指导意义的图书和研究资料,这类书籍往往滞销。

       三是知识不胜贬。这个时代腐败盛行,知识贬值,有真学问和知识者不一定被重用,点到为止。

       四是图书不胜阅。许多图书可读性并不强,可借鉴性不多,实用价值并不高,而真正有实用价值的图书又没有资金或资助出版。

       五是挣钱不胜符。挣钱多少与知识、能力并不是一回事。有的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是没有道理,往往大富豪多超越法律界限,往往遵纪守法者,靠知识学问和科学劳动等方式挣钱者都是属于平民阶层,甚至难以达到中等收入阶层。

       六是出版不胜智。这个智主要是指理智,慎重考虑。也就是说什么图书是供什么人群阅读的,其读者群体有多少,不要认为是好书就一定拥有许多读者,对高层研究专家来说是好书,但对大多数民众来说却没有什么实际操作意义。宏观经济管理类图书的读者群体很有限,出版数量的制定要理智一点,最好是只要确保各个图书馆有收藏能查找到就行,其实许多图书馆往往查找不到这类书籍。

       七是经销不胜亏。如此降价处理图书本来就是经营管理者非常明智而又无奈的选择,不降价书市就是一个很累赘的臃肿的图书馆,越搞越亏。

       八是消费不胜喜。按理说消费者当然希望购买到许多超值的图书,但有的也是出于无奈,觉得这样好的书籍纸张费也不止这个价钱,物超所值。如果购买多了并不一定都能有时间去阅读,阅读了也不一定有什么好处,或者就是劳累而已,比参与赌博、吸毒好一点。随便翻阅,消费时间,消遣罢了,如此而已。

       九是写书不胜悲。古人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一些不懂行情的人往往会觉得那些写书人得到了多少稿酬,特别是一些无知的领导干部,因为现在的领导干部往往依靠秘书写几篇文章在自己管辖的范围报刊媒体发表,那些报刊媒体的领导又为了讨好、阿谀奉承,付给其特殊的所谓稿酬,其实也是一种贿赂形式,反而造成误导,认为普通稿酬是相当高的,那些笔杆子文人真赚钱。其实对大多数写书人来说稿酬如果作为财富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我没有发现几个真正依靠写书拿稿酬不拿工资的作家,更没有发现只拿论文稿酬而能够生存不拿工资的研究员、或者专家、学者、教授。现在的新闻出版行业我没有发现不依靠广告赚钱的媒体,写书的永远赶不上拉广告的赚钱。文人贫寒这个真理,也不仅仅是中国如此,也不是说现在如此,古亦有之,外国亦有之。所谓“自古文人尽贫贱,何况我辈孤且直”。世界数一数二的小说大师、著名作家巴尔扎克一生写了91部长篇小说,得了多少稿费?终身负债累累,五十多岁没有成家,东躲西藏,在许多债主的逼迫下含恨离开了人世,这不过是文人悲剧中的九牛一毛。中国难道就没有这样的悲剧吗?众所周知的四大名著《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寒冬殪酸齑,雪夜围破毡”、“举家食粥酒常赊”,他的旷世名著《红楼梦》只写了前八十回,后四十回是后人高鹗续写的,还没有来得及出版曹雪芹就在穷愁潦倒、贫病交加中,也是在统治者轻歌曼舞、灯红酒绿时离开了人世。当然,这些历史和现实的悲剧有着历史和社会的原因,与当时的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腐朽的统治压制、迫害人才是分不开的,古来如此,今天但愿社会有所好转。写文学作品可悲者多,搞科学研究、学术研究更是离不开国家某些专项资金的扶持。购买小说的人远远超过购买学术论著的读者,看得懂小说的人或者对小说有兴趣看的人要比看得懂学术论著或者对学术论著有兴趣看的人不知高出多少倍。搞研究本来就是对社会发展作出贡献的事业,但又是在某种程度上对自己来说是可悲的劳累的事业,可以说是研究者对社会的一种知识智慧和学术精力的奉献精神。

         上述观点,不过是李桂朵偶然慨叹而已。在这“五、四”青年节的节日里,还是倡导青年人多读书、读好书,开卷有益。仅供有兴趣者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